当前位置: wns888.com > 线上娱乐 > 正文

64岁费玉清告别歌坛,现场泪崩:再无相见的日子

时间:2020-05-07 12:07来源:线上娱乐
距离64岁的费玉清在台北举办的告别演唱会,宣布正式封麦已经过去了一个多月 。 作者| 阿一 费玉清在他的告别舞台上几度落泪,他说: 来源| 最人物 “今晚以后,从明天开始,我就

图片 1

图片 2

距离64岁的费玉清在台北举办的告别演唱会,宣布正式封麦已经过去了一个多月

作者| 阿一

费玉清在他的告别舞台上几度落泪,他说:

来源| 最人物

“今晚以后,从明天开始,我就不会再拿起麦克风了”

“我会退得干干净净,像路人甲和路人乙一样

“今晚以后,从明天开始,我就不会再拿起麦克风了。”

网友戏言,请他继续讲段子,他却说:“我会退得干干净净,像路人甲和路人乙一样。”

送君千里,终须一别,再无相见的日子,万望珍重。

自从宣布之日起,他就说到做到的鲜少露面了,这也让许多喜爱小哥的歌迷倍感牵挂,从此就将很难再听到他的现场演唱了。

“谢谢大家,慢走慢走,我们后会有期。”

“送君千里,终须一别,再无相见的日子,万望珍重”。这句话从他的口中说出可以想象他是多么的难过,从17 岁开始登上舞台,时至今日整整与舞台相伴了47年。

2019年11月7日晚,64岁的费玉清在台北完成最后一场告别演唱会,正式宣布封麦。在这告别的舞台上,费玉清一度落泪。

47年的演艺之路画上了圆满的句号,虽已退出乐坛,但他的经典歌曲却早已深入人心。

自去年9月27日向公众表达退休意愿开始,他一地一地正式向“知音们”辞别,从年初唱到岁尾,从江南唱回台北。

《一剪梅》、《夜来香》、《千里之外》等每一首都是朗朗上口、经典中的经典。

只是,送君千里,终须一别,这一天终究是来了。

出生清贫,热爱唱歌

费玉清泪洒舞台

费玉清1955年年出生于中国台湾台北,中国台湾男歌手及综艺节目主持人。

萧敬腾说:“我随时陪他,喝茶聊天听他说故事。”

他在家中排行老三,费玉清本名张彦亭,有一个姐姐叫做张彦琼,哥哥叫做张菲。

林俊杰说:“我会偷偷希望,还是有机会听您唱歌的!”

姊妹三人都有着过人的才艺天赋。

周杰伦表示:“ 虽然舍不得,还是祝福小哥!千里之外,想唱的时候,我随时stand by。”

展开全文

歌迷们与小哥道一声珍重,留一世想念。

自幼父母离异生活清贫,但对唱歌痴迷,而后他开始参加大大小小的比赛。

告别,是这世间永远也绕不开的结。而回望费玉清长达47年的从艺路,不禁叹惋——

1972年费玉清以一曲《烟雨斜阳》参加歌唱比赛,正式出道。

一个人,要经历多少告别,才能走到今日。

1981年至1986年,六度蝉联台湾金嗓奖十大最受欢迎歌星奖。

1988年冬,台湾电视剧《一剪梅》在中央电视台播出,情节曲折,在当时引起极大的轰动。同名主题曲也被广为传唱,歌曲的演唱者费玉清也随之走入国人视野。

之后因综艺事业成就突出,获奖无数,随着进入内地发展,让更多的观众认识了这个歌唱动听,看似风度翩翩其实还有着一颗有趣的灵魂的费玉清。

三十余年光阴流逝,当年那首《一剪梅》经久不息,已经成为费玉清身上“标签式”的存在。

除了歌手,费玉清还有着综艺主持人的身份。

27年后的2015年,电影《夏洛特烦恼》成为票房黑马,将一手“怀旧牌”打出王炸,一曲《一剪梅》重出江湖,被影片赋予了新的含义。

1993年后,小哥和哥哥张菲共同主持台视综艺节目《龙兄虎弟》,在节目中,张菲被称作“菲哥”,费玉清则被叫做“小哥”。

电影《夏洛特烦恼》片段

由此还收获了“污妖王”的称号,毕竟小哥可是讲了46年段子不重复的。

在那个烟火与诗情迸发的八十年代,如果说万千梅花只为一人飘香,那便是“金嗓歌王”费玉清。

至今单身

1972年,一个少年老成的17岁男生,被早些年出道的姐姐费贞绫推上著名夜总会“迪斯角歌厅”的秀台。

小哥至今已经64岁了,但是依旧是单身。

男生一身周正的深色西装,前身过裆、后身过臀,头发是标准的三七分,一派公职人员的打扮,与灯红酒绿的氛围格格不入。

其实,这正是因为小哥年轻时候谈过的一次恋爱。

杯盏交错之间,台下观众戏谑地打量着台上畏首畏尾的男学生,之后上演的的确是一出好戏:一个珠圆玉润的男声,娓娓动人。

那时候小哥正是20多岁的年纪,再一次去日本演出的时候认识了日本女演员安井千惠,两人一见钟情,高调的宣布在一起,并且还举行了一场盛大的订婚典礼。

一曲终了,姐姐望着曾经只敢在家闷头唱歌的弟弟说:“其实你天生就属于舞台。”

但是订婚后小哥在跟随安井千惠去日本见岳父岳母的时候,因为女方家境远远超过小哥,便要求入赘并且要放弃歌唱事业而且婚后子女出生还要跟随母姓。

第二天,男生的曲目出现在节目单的最前面,但备注的名字却并不是他的本名张彦亭,而是姐姐为他量身打造的艺名——费玉清。

此时的小哥痛苦万分,一边是对自己恩重如山的家人,一边是自己的挚爱。

费玉清与姐姐费贞绫

七尺男儿不愿委身异国,更不愿放弃歌唱事业,思前想后他对安井说:“你要跟我,就留下来,我不会去日本的。你要走,我就送你离开。

1972年,告别那个瞻前顾后的张彦亭,歌手费玉清正式出道。

父命难违,安井千惠最终选择解除婚约。

之后的四、五年里,台湾各大秀场多了一个温润如玉的男歌手。他脚尖轻打节拍,仰着头,手握高高立起的铁管麦克风歌唱,有他在的地方,便是一派歌舞升平。

我送你离开,千里之外,你无声黑白

沉默年代,或许不该,太遥远的相爱

很多年后,模仿者常常抓住小哥45°抬头望天的精髓,殊不知他仰望的不是天花板,而是那个年代的记忆。

一别数十载,2006年费玉清与周杰伦录制歌曲《千里之外》的时候,差点泪洒录音棚。

上世纪八十年代,台湾流行乐坛方兴未艾,人才辈出。邓丽君、凤飞飞、罗大佑、李宗盛……任何一个拎出来都可以写出一个长长的故事,都有一些有口皆碑的作品流传至今。

此后半生,小哥也未曾再次随便牵手。

故而,彼时比实力更难求的是机遇。

父母相继离世,感觉生活没有了归属感

在时代洪流的洗礼下,初出茅庐的费玉清似乎永远在与更高的舞台擦肩而过。

幼年时,小哥跟着母亲生活,成年后母亲跟着他。

彼时,已经在日本影坛有“东方维纳斯”之称的姐姐费贞绫决然放弃如日中天的事业,回台援手胞弟。

他接商演的唯一条件就是能带着母亲,开演唱会时,母亲也一定呆在台下陪伴他。

在姐姐的穿针引线下,沉寂已久的费玉清结识了台湾首屈一指的音乐人——刘家昌。

2010年,母亲病逝,费玉清曾拉着哥哥张菲的手请求:“不要那么赶着妈妈下葬,在冰柜里搁两三年也没有关系,希望多陪妈妈,也感觉妈妈还在”。

刘家昌

此后2013年在举办的个人演唱会现场,他以经典歌曲《朋友一个》开场。

《月满西楼》、《往事只能回味》、《晚秋》、《一帘幽梦》……截至2010年,这位被称为“不老顽童”的音乐教父前后共创造了超过2500首歌曲。

但只唱了一句,便哽咽的无法开口,他频频以手捂嘴,试图抚平情绪。

酒香不怕巷子深,刘家昌对费玉清一见如故,他说:“小哥是台湾最美的声音。”

几分钟后他说:“自从我的母亲去世后,我觉得我的人生变得不再完整了,我失去了奋斗的目标,到现在还没完全走出失去母亲的伤痛”。

“让我们互道一声晚安,送走这匆匆的一天。”

从那以后,他中断了每年都开唱的记录,推掉了很多的商演,甚至婉拒了2017年的春晚邀请。

1975年,刘家昌为他度身定制了一首《晚安曲》,后来成为台湾地区各地商店、餐厅等公共场所的打烊预告曲。

他想多陪陪年迈的父亲。

凭借着这首被称为中国台湾版《难忘今宵》的经典歌曲,费玉清成功跻身一线。

2017年,父亲也离世了。

彼时,刘家昌是琼瑶的“御用作曲人”,而费玉清也成了水到渠成的“御用男歌手”。

双亲离世一年后,费玉清宣布即将封麦。

此后,60%以上的琼瑶剧主题曲都由费玉清深情演绎,他也成为当时最炙手可热的歌星之一。

他说:“是时候停下来了”。

1984年,费玉清在万众瞩目下茫然地接过台湾金钟奖“最佳男歌手”的奖杯。

“这么多年来,为了达到更高的境界,我一直快步向前,却忽略了沿途的风景。当父母都去世后,我顿时失去了人生的归属,没有了他们的关注与分享,绚丽的舞台让我感到更孤独。”

此前三年,费玉清曾三次入围,却每每名落孙山,兵败同期男歌星刘文正。

父母在小哥的心里终究是最难以忘怀的,即使到了即将退休的年纪。

第四次,他凭借一首《梦驼铃》一雪前耻,荣膺桂冠。

没有了父母,费玉清的人生也就失去了很多乐趣,由此选择退出乐坛,离开喜爱他的粉丝们。

颁奖典礼上,他说:“这真是一个迟来的春天,早到固然可喜,迟到也并不遗憾。”

宣布退休后生活悠然自得

那一年,费玉清29岁,他的获奖也完成了台湾华语乐坛两位男性巨星的时代更替。

小哥回到台湾后的生活也是乐趣多多。

在那个邓丽君正当红的年代,有人说:“论华语乐坛情歌之最,女有邓丽君,男有费玉清。”

他找到了已然“退休”的哥哥张菲,两人聚在一起相谈甚欢。

由于四十余年以不变应万变的西装打扮,有人戏称费玉清是“演艺圈里的公务员”。

兄弟二人还一起打起了高尔夫。

而费玉清也的确像是公仆一般,兢兢业业地服务于他的观众——不仅仅歌声悠扬,更是综艺界的“九宫鸟”(自然界里一种能发出多种有旋律音调的鸟类)。

年轻的时候,二人都是各忙各的,现在休息了总算有时间约着一块休闲下了。

曾有人探查费玉清的长盛不衰的诀窍,他笑言:“神仙上厕所——全神贯注。”

结语

如此风趣,光明洞彻。

一生兢兢业业奉献歌曲的费玉清身价自然不菲,据说已超20亿,他还积极热心公益。

费玉清是个通透的人。他清楚地知道市场需要什么样的“费玉清”:“有人就想听你好好唱歌,也有人想听你逗逗趣,讲讲有意思的段子。”

最近除了履行之前的合约有些活动之外,终于有了时间让自己空闲下来享受接下来的生活。

他深知无人愿意在茶余饭后正襟危坐地听歌,无伤大雅的荤段子便是最人性化的调节剂。

他追求艺术一丝不苟的态度给年轻的一代树立了榜样,一个话筒,一身西装,风度翩翩带给很多喜爱他观众无限的回忆,愿小哥今后的日子幸福长伴,早日找到人生的伴侣。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但他又得体地拿捏其中分寸,或妙语连珠,或蜻蜓点水,亦庄亦谐,恰如其分。

故而,有人评价费玉清:“抬头唱歌圣如佛,低头讲黄淫如魔。”

讲最污的段子,做最清白的人,有趣而又不油腻,甚是难得。

在最后一场告别演唱会中,费玉清像往常一样,一杯清水,130分钟,演绎几十首经典之作。

但那首广为流传的《千里之外》,却没有伴奏,只是轻声哼唱。

个中缘由,大抵是因为自古多情空余恨,此情绵绵无绝期。

时至今日,费玉清已经年届六旬,却始终无佳人在侧,无儿孙绕膝,他不是出尘绝世,而是深情难了,情深缘浅。

1981年,时年26岁的费玉清与一个名叫安井千惠的日本女孩举办了盛大的订婚仪式,并与她携手金钟奖红毯,将心之所属,告诸公众。

二人于费玉清初露锋芒的70年代一见钟情,又在爱人有所成就之时约定终身,本是金玉良配,奈何人生如萍,聚散无常。

订婚后不久,安井千惠的父亲请费玉清到日本一叙。

安井家是当地有名的商贾世家,不屑费玉清的艺术事业,故而要求其退出娱乐圈,入赘日本,子随母姓。

七尺男儿不愿委身异国,更不愿放弃歌唱事业,思前想后他对安井说:“你要跟我,就留下来,我不会去日本的。你要走,我就送你离开。”

父命难违,安井千惠最终选择解除婚约。

一别数十载,2006年费玉清与周杰伦录制《千里之外》,方文山说:“小哥差点泪洒录音棚。”

或许,人世间最遗憾的事情就是,那人明明就在那里,却无路可寻。

费玉清与安井千惠

后来,安井千惠嫁作他人妇,会时不时带着孩子远赴台北看故人的演唱会,以老友的身份重逢,问一声安好,心绪难平。

此后半生,费玉清也曾有伊人相随。

几年前,台湾歌后江蕙曾公开表示:“费玉清是一个非常不错的伴侣,等我们两个人老了如果都还没有结婚的话,我们会选择结婚。”

编辑:线上娱乐 本文来源:64岁费玉清告别歌坛,现场泪崩:再无相见的日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