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wns888.com > 集团文学 > 正文

无问西东:我是孤儿

时间:2020-02-16 14:37来源:集团文学
王淑芬这几年的日子可是过得不太平,先是下岗,拿了168块钱的下岗工资,再到处找活干。她做过写字楼的清洁工,在大商场站过柜台,还做钟点工,帮人家烧饭。后来有一阵,厂里又

王淑芬这几年的日子可是过得不太平,先是下岗,拿了168块钱的下岗工资,再到处找活干。她做过写字楼的清洁工,在大商场站过柜台,还做钟点工,帮人家烧饭。后来有一阵,厂里又好一点了,又把他们叫回去上了几天班,但终究好景不长,最后还是不行,好在这时候王淑芬也满了工龄,到了年纪,可以办内退了,她就办了内退,回家了。这时候,两个孩子都已经大学毕业,有了稳定的工作,算是出头了,老公的单位情况尚可,这样王淑芬不必再东奔西走去辛苦了,正要过几天安逸日子,不料又遇上房屋拆迁,拆迁办分配的拆迁房,王淑芬不满意,所以要先住过渡房,然后自己去相满意的房子,买下来,装修好,再搬家。忙完这些事情,王淑芬坐在新家的客厅里,长长地舒出一口气来。老公和孩子都上班去了,王淑芬有的是时间慢慢欣赏她自己的杰作,她用干净的抹布这里抹抹,那里抹抹,心里很满足。
  就像所有从老房子搬迁到新公寓楼的住户一样,王淑芬遇到的头一件事情,就是没有人说话。有几次她在楼梯上碰到不知是几楼的邻居,她赶紧朝他们笑,想和他们搭话,可是人家脸上虽然是微微地一笑,并不是拒人以千里之外的,但是他们的头又随即微微一低,就与王淑芬擦肩而过了。王淑芬知道他们不想说话,她有些失落,她也曾到附近的居委会看过,但是新区的居委会和老城区的居委会不大一样,老城区的居委会像个杂乱的茶馆店,而这里的居委会呢,就是一本正经的办公室,王淑芬走进去,有一个人问她,你找谁?你有什么事情?她回答不出来,就退出来了。
  王淑芬去菜场买菜,她在菜场慢慢地兜来兜去,问价,讨价还价,她买了萝卜、菠菜、百页,买了一点猪肉。回去包百页结吃,她对卖猪肉的人说。卖猪肉的人伸手指了指旁边,那边有公用的免费绞肉机,可以将买来的肉放到那里边绞一绞,省得回去自己斩了,但是王淑芬不用,她要回去自己弄,反正有的是时间。王淑芬已经完成了今天的采购任务,但她不想马上离开菜场,菜场的闹哄哄乌糟糟的气氛,使她觉得亲切,从前在厂里做的时候,嫌机器太吵,耳朵里老是嗡嗡嗡的,那时候工人抱怨地说,哪天让我们耳朵根子清静一点,那真是谢天谢地啦,要去烧高香啦。后来他们下岗了,他们的耳朵根子清静了,但是他们也没有谢天谢地,也没有去烧高香,反倒是有人怨天怨地,怨菩萨小开眼。王淑芬提着菜篮,慢慢地经过一个摊位,又经过一个摊位,有一个摊位的妇女喊住了她问道,阿姨,你的萝卜买多少钱一斤?王淑芬说,一块钱。
  这个妇女撇了一撇嘴,买贵了,她说,你买贵了,你不会还价啊?王淑芬说,我还的,她要一块三呢,我还到一块,她就不肯再还了,也是像你差不多年纪的一个妇女。妇女说,年纪差不多,良心恐怕差得多,她的萝卜不及我的好,我这么好的萝卜也只卖一块,你下次到我摊上来买。王淑芬看了看妇女的萝卜,说实话她也看不出有多大的差别,但是她不大好意思回绝,她说,好的,下次到你这里来买。在说这些话时,王淑芬一直是看着妇女的萝卜,并没有去注意妇女的模样,后来她的眼光从萝卜上挪开了,她和妇女道再见的时候,看了看妇女的脸,没想到这一看使得王淑芬愣了一愣,咦,这个人脸好熟,但是她一时想不起来是怎么熟的,她向妇女堆开笑脸,希望对方认出她来,可是妇女一点也不认识她,她的眼睛空空洞洞的,里边没有一点点内容。王淑芬想,可能我认错人了,幸亏没有要紧打招呼,打错了怪难为情的。
  这天王淑芬回去后,眼前一直晃动着这个妇女熟悉的面容,这使王淑芬有点心神不定了,脸孔那么熟,我肯定是认得她的,她反复地想,我是在哪里认识她的呢,是原先厂里的同事?不是的。是从前的邻居?不是的。是亲戚朋友的亲戚朋友?不是的。王淑芬将可能的人物一一想过来,仍然没有想出来,老公下班后,王淑芬说,我今天在菜场看到一个人,脸熟得来。老公说,谁啊?王淑芬说,我想不起来了。老公说,我也经常这样,看到一个人,明明是熟的,就是想不起来,老了,老年痴呆。王淑芬说,她在菜场卖菜,摆了一个摊子,卖萝卜,你想想,我们认识的人里,有没有谁的家属做卖菜的。老公说,哪里有,没有的。王淑芬说,那就奇怪了,我想来想去也想不出来,弄得心里烦烦的。老公说,这没有事情的事情,你也心里烦,你是更年期了。王淑芬说,反正心里总有个事情搁着,不清爽。老公说,这也不难办,要么你丢开,管她是谁呢,你要是实在丢不开,明天到菜场去问问她自己,不就了事了。王淑芬说,哎,这么简单的事情,我怎么就想不到呢。老公说,你现在很一根筋的,喜欢钻牛角尖。王淑芬说,其实我今天就可以问问她的。
  但是事情并不像他们想象的那么简单,第二天王淑芬来到菜场,找到那个妇女的摊位,但等到要开口问了,她又觉得这么直通通地问人家有些冒昧,她只好先装作要买萝卜,先是拣了拣妇女的萝卜,妇女说,我的萝卜不用挑拣的,只只好的。王淑芬说,昨天我在那边摊位上买的,你说她的不如你的好,今天我就到你这里来买了。妇女说,你们家喜欢吃萝卜?昨天吃了今天又吃?王淑芬说,萝卜清火的,妇女说,这倒是的,现在的人火气大。话题仍然靠不上去。王淑芬磨磨蹭蹭地挑好了萝卜,称好了分量,付过了钱,她仍然没有开口,王淑芬想,不如我先去买其他菜,反正等会儿还走这里经过,等会儿再来问。王淑芬这么想着,准备先走开,正在这时候,一个也是菜贩子模样的男人远远地从其他摊位那边走过来,隔着很远就喊了,张四妹,你还在这里做啊?
  张四妹?王淑芬无意中听到了这个妇女的名字,她赶紧又想了想,她认识的人中,肯定没有张四妹。
  随着说话声过来,那个男人已经走到张四妹的摊位前了,但是他并没有停下来,他一边说,说你去开公司、做老板了,却还在这里卖萝卜,一边往前走了。张四妹望着他的背影,脸上挤出一点怪模样,说,死样。王淑芬乘机说,你叫张四妹?张四妹说,我叫张四妹。王淑芬又说,你从前是哪里的,你也在厂里做的吧?你们厂是不是在望月桥那边的?
  张四妹看了看王淑芬,说,我们厂不在望月桥那边的,你是谁?
  王淑芬说,我叫王淑芬。报出自己的名字,王淑芬赶紧拿希望的眼光去看住张四妹,看有没有启发出张四妹的联想。
  张四妹没有什么联想,她看到有另外一个阿姨走过来了,就去招呼她,阿姨,买萝卜啊。
  王淑芬又站了站,觉得再没有什么站头了,她和张四妹打个招呼,再会啊。张四妹正招呼那个要买萝卜的阿姨,也没有很在意王淑芬的道别。
  王淑芬出了菜场,走了走,走到回家的路口上了,往东边一拐,再走不多远,就到家了,王淑芬心里有些发闷,她不想这么早就回家,但是不回家又怎么样呢,到哪里去呢,去干什么呢,她这么想着,有一辆公交车到站了,王淑芬注意到这是一趟新开辟的路线,王淑芬朝站牌上看了看,看到一个熟悉的地名,采莲巷。这个地名使王淑芬心里荡漾起一股恋旧的情感,采莲巷是王淑芬从前的家,王淑芬在那里住几十年,这个名字早已经深深印入了她的骨髓。因为王淑芬正好是站在站台边上,又朝站牌和公交车看着,使得售票员误以为她要上车,看她犹犹豫豫的样子,售票员说,要上快上啊。
  王淑芬一抬腿,就上车了。
  王淑芬有些身不由己的提着一篮子菜,坐着公交车,到了采莲巷这一站。其实采莲巷是一条已经没有了的巷子,在从前的采莲巷的位置上,已经是一个街心公园了。老人和小孩在这里散步游玩,王淑芬很想在这里碰见从前的老邻居,但是她看来看去也没有看到,从前的老邻居,都和她家一样,搬迁到远远的地方去了,王淑芬义想,他们中间会不会有人跟她一样,回到老地方来看看呢,也没有,他们都在忙什么呢,就这样王淑芬胡乱地想了想,她忍不住一一地回忆起老邻居们的样子,有的人,竟然已经有些记不起具体的模样了,虽然是很熟很熟,但是要她立即说出他们的长相,是长脸方脸,大眼睛小眼睛,王淑芬竞有些把握不准了,但是很快有一张非常明确的脸跳进了她的脑海,王淑芬脱口说出了这个人的名字,朱大囡。随即她自己也笑起来,与其说是朱大囡的一张脸,不如说是他们家的好几张脸,朱大固,朱二囡,朱三囡,朱四囡,朱五囡,朱七囡,甚至连她们的弟弟朱小弟和她们的妈妈朱黄氏,他们的脸都很像,他们都是扁扁的大脸,从前邻居间开玩笑,说他们是一家的“粉拍脸”。现在这些脸像过电影似的在王淑芬眼前过来过去,过着过着,王淑芬模模糊糊的心头突然像黑夜里点亮了一盏灯,她知道张四妹像谁了。
  王淑芬急急地回家了,她记得从前曾经和朱家的人合过影,回来翻箱倒柜,最终给她找出了一张照片,是她和朱二囡一起拍的,王淑芬一看,我的妈,张四妹和朱二囡,简直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王淑芬一屁股坐在床上,长长地舒出一口气来,好像是完成了一件重大的事情,正在这时候,她的儿子回来了,儿子是带着女朋友回来的,他们进来的时候,儿子喊了一声,妈,你看谁来了?这时候他们俩同时看到了房间里一片狼藉的样子,儿子皱了皱眉,说,妈你干什么?
  王淑芬拿那张照片给儿子看,儿子说,朱二囡啊,干什么?
  王淑芬说,昨天我到菜场买菜,看到一个卖菜的妇女,我一看她的脸就觉得很熟,好像在哪里见过的,但是我就是想不起来,我今天又到菜场买菜,又看到那个妇女,我越看越觉得她像谁的,我问她,她——
  儿子打断她说,妈,饭烧好了没有,我们吃过饭要去看电影。
  王淑芬说,快的快的。她就到厨房里去了。她的儿子的女朋友指指房间里乱七八糟的东两,说,你妈什么意思?她要干什么?王淑芬的儿子说,我也不晓得她要干什么,反正老是十三点兮兮的。女朋友说,她可能要更年期了。王淑芬的儿子说,可能的,烦的。女朋友说,也不要紧的,我妈也是这样,我们都不理她的。他们一边说着,一边到了自己的房间,开了电脑,上网和别人聊起天来,他们两个共有一个网名,叫作“瞎胡闹”,他们正在和一个叫“瞎掰”的网友对话,瞎掰说:瞎胡闹,我猜你是个女的。女朋友看着瞎掰的话,嘻嘻嘻地笑个不停,真逗,真逗,她不停地说,又抢着键盘,让我来让我来,她将有趣的话发送过去,一边发,一边念自己的话:瞎掰,我猜你是个男的,念着念着,又嘻嘻嘻地笑。王淑芬的儿子捞不上手,他在一边干着急,说,我来吧,我来吧,但是女朋友不让,他有些无奈,就到厨房看看饭弄好没有,王淑芬看儿子过来了,对他说,你说为什么他们家从大囡到七囡,中间独独少一个六囡?儿子“咦”了一声,说,怎么呢?王淑芬说,六囡到哪里去了呢?很可能是从小就送给人家了。儿子说,怎么呢?王淑芬很激动地说,我可能帮他们找到了六囡哎。儿子说,怎么呢?王淑芬说,我要弄清这件事情,说不定就做了件大好事呢。
  儿子说,怎么呢?这时候女朋友也来了,她高兴地大声嚷嚷,哎哎,瞎掰说他爱我,嘻嘻,他也不知道我是男是女,就说爱我,嘻嘻,真逗。
  等儿子和女朋友吃过饭走了,王淑芬开始翻寻老邻居的联系地址,找来找去也没有朱大囡家任何人的线索,老邻居中,只找到一个钱中贵家的地址和电话,这是唯一的线索了。王淑芬赶紧将电话打过去,却没有人接,王淑芬并不气馁,钱家既然有具体的地址,她可以找上门去。
  王淑芬觉得自己运气很好,她找到钱中贵家的时候,钱中贵正在家呢,看到老邻居,老钱也特别高兴,说了很多搬家以后的事情,中间也有和王淑芬相同的一些体会,最后王淑芬说,我刚才来之前,给你打电话了,你家没有人接,你是刚回来吧?钱中贵说,没有,我没有出去,今天一直在家,可能刚才上厕所吧。王淑芬说,真好,找到你真好。正说到这儿,老钱家的门打开了,老钱的老婆周金娣进来了,她瞪着王淑芬,好像不认得她似的。王淑芬说,金娣,是我呀。周金娣说,我认得是你。
  回头对老钱说,我说呢,今天怎么连班也不上了,原来等客人呢。老钱说,今天单位停电,不信你打电话去问。周金娣才不要打电话问什么,她只是按照自己的思路往下说,我说呢,昨天前天就开始兴奋了,原来老邻居要来啊。老钱说,什么原来老邻居要来,我又不晓得她要来。周金娣说,你以为我会相信你们的鬼话。王淑芬听周金娣将她和老钱一起说成“你们”,有点生气,但是周金娣的蛮不讲理,周金娣的吃软不吃硬,她是深深领教的,王淑芬不敢惹她,赶紧解释说,周金娣,你听我说呢。
  王淑芬说自己是来寻找朱大囡家的人,周金娣听到朱大囡的名字,倒是来了精神,她兴奋地说,朱大囡啊,拆迁的时候打到派出所去了。王淑芬没有听到过这样的消息,问道,怎么啦?周金娣说,他们家人多,分到几个套型,分不均匀了,打起来,派出所去解决的。王淑芬刚想表示出一点同情,周金娣“哼”了一声,说,还拿我家来攀比呢,你们家能和我们家比吗。王淑芬只好收回那一点尚未流露出来的对朱大囡家的同情,跟着周金娣的话点点头,那是不能比的。一时倒把自己要说的话忘记了,还是周金娣催她了,周金娣说,王淑芬,你找朱大囡干什么?

张果果:你猜?

真心有多真呢?

那群孤儿里,就有陈鹏。

王淑芬似乎自回忆中看到了些什么。死掉的是王淑芬,活下来的是王敏佳。

个人观感,吴嶺澜就是整个故事的核。

同学,你叫什么名字?

这是光耀妈咪说的,沈家三代五将,赢得生前身后名这事儿,先祖都完成了。自光耀这里,只要成家立业之类的等等就可以。

炮火连天,光耀说,对不起,妈妈。

还没来得及淘宝同款光耀手串,他就把手串放在了孩子死去的那块地上,泪目。

他自笠帽下扬起面容,女学生明显都是芙蓉玉面小赧然。

没赶上电影的开头,万幸王先生没出场,开心张先生也在。

不明白为什么要三个时代的故事一起平铺直叙,可能就艺术性而言,是美感,亦是思考与升华。

……

王先生是个爱惜羽毛的人,无论恋爱通告,大兵小将还是非常幸运,他每次带给我的惊艳感,部分源自他的皮囊,更多则是他身上的分明感,真是,怎么会有这样好看到发光的人啊。

……

场景:宁波市某小区内、TCL电视机一台。

我也不知道喜欢王先生这事多久了,但如果喜欢这件事可以用时间来度量深浅,那么那么那么,宇宙毁灭,心还在。

当时的我,扒着碗里的饭,自此变成了小聋女——风陵渡口初相遇,王家公子世无双。

又是个夜晚,许伯常彻底被激怒,诘问王淑芬:凭什么这个世界什么都可以变?我就不可以变?

如果说,你是耀眼的星河,某一刻你的光照亮了我。

王先生出场在1936年,电影进度条的前百分35~52左右。

我胖出三高,教练不见得会比我爹妈更担心我。

冒的办法,他一出场,别人都显得不过如此。

张果果的妈妈对张果果说:儿子,爸妈对你最大的希望就是健康快乐……

在此,老女人先谢谢大家关心。

高三那年,王先生公布恋情。

而王淑芬也是奇怪,就不多的历史题材片观影经验而谈:老一辈不都挺通情豁达的吗?怎么王淑芬这么固执?彼此放生留活口,日后好相见,把酒话桑麻啊。

小幸运,一辈子有一次就可以了,这样啊会明白难得,会知道珍惜,会知道今后该何去何从。

每个女孩子吧,情窦初开的时候会喜欢各色各样的人,至少村口燕小六和打铁吴彦祖我有中意过。但真正让我去描诉未来老公的模样,我觉得,应该就是王先生这样的。

放榜那日,吴嶺澜同梅贻琦对话的场景简直喜欢的不得了。

酒足饭饱后,按照阿烈的话索骥,她说的是王先生嘛?

而我的桌子上码着高高的书本,掩耳盗铃的玩手机,看课外书——可能这种姿态无法成为我落榜清华的深层原因吧,所以王先生公布了恋情,也就是我落榜清华的深层原因——王太太是哥伦比亚大学的高材生——天知道当时那一张张天真嫩出水的小脸儿,看着我,说:那个,跟你说个事……你一定要冷静,你还有机会的……

我青春的马尾左右摇摆,扬着天真又不失矫揉造作的可爱脸庞,什么事呀?说吧。

时间,200?,人物,羊角小辫子的我。

陈鹏从未嫌弃过王敏佳,黄沙大漠,王敏佳说:陈鹏,是你用爱托住了我。

瓜皮的真心。

Every bit of lovely❤

不禁拍掌击好,梅贻琦撞击了吴嶺澜,一个原子裂变,而后是光耀,陈鹏,王敏佳,李想,张果果父母,张果果,四胞胎家长以及四胞胎……

沈光耀,真好听的名字啊。

许反问:我什么时候打过你?

方大宝说,不是,你是一件礼物,一件上帝带给我的礼物。

无问西东式的讲,我是真心——奔着王先生——来看的。

昨天是个好日子,王先生的电影上映,无问西东,脚踩哈罗,狂奔而去,中途还闯了红灯。阿弥陀佛,太瓜皮的疯狂了,但冒的办法,对方是王先生,控几不住我寄己啊……

笑cry。

烽火硝烟,此间少年。

王先生呢就是那种无论什么时候看,都是会把我帅哭的男儿郎。

“王力宏有女朋友了”

其实成年以后,谁又不是这个世界的孤儿。

编辑:集团文学 本文来源:无问西东:我是孤儿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