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wns888.com > 集团文学 > 正文

第一美女传 第八回 碧秋女雄武同逃[素庵主人]

时间:2019-09-15 05:12来源:集团文学
wns888.com,诗曰: 云想衣裳花想容,青春色遇乱离中。 功名富贵若常在,得失悲欢总是空。窗里日光飞野马,檐前树色隐度摆。 身无采风双飞翼,油壁香车不再逢。话说葛明霞听得安禄

wns888.com,诗曰: 云想衣裳花想容,青春色遇乱离中。 功名富贵若常在,得失悲欢总是空。 窗里日光飞野马,檐前树色隐度摆。 身无采风双飞翼,油壁香车不再逢。 话说葛明霞听得安禄山反了,父亲被他监禁,意欲到监问候。又有军士拦阻,不许通信。衙门又被巡城指挥封了,正在房中与红于忧愁哭泣。只见外面乒乒乓乓打将进来。家人奔进说:“小姐,不好了!安太子打进来了。”明霞骂道:“哪个太子?”家人低声道:“就是安禄山的儿子安庆绪。”明霞听了,大哭一声昏倒在地。 那安庆绪领着众军一层一层的搜进来,直到内房。就扯住一个丫环,拔出剑来,撂在他颈上问道:“你快快直说,葛太古的夫人在哪里?若不说,就要砍了。”丫环哭道:“我家没有夫人的,只有一位小姐。安庆绪指着红于道:”这可是小姐吗?叫甚名字?“丫环道:”这是红于姐姐。我家小姐叫明霞。 倒在地下的就是。“安庆绪收剑入鞘,喝叫丫环们:”与我扶起来。众婢将明霞扶起。安庆绪向前一看,见明霞红晕盈腮,泪珠满颊。呜呜咽咽,悲如月下啼鹃;袅袅婷婷,似风前杨柳。 安庆绪这厮看得着麻了,忙喝军士退后,不要上前惊吓小姐。 自己走近前来,躬身作揖道:“不知小姐在此,多多惊动,得罪!”明霞背转身子立着,不去睬他,只是哭。庆绪道:“早知葛佥判有这等一位小姐,前日不要说骂我父王,就是打我父王,也不去计较他。如今待我放出你令尊,封他做大大官儿。我便迎小姐入宫,同享富贵。明日我父王死了,少不得是我登基,你就做皇后,你父亲就是国丈了,岂不妙哉。明霞听了大怒,不觉柳柳眉倒竖,星眼睁圆,大喝一声道:”口走!你这反贼,休得无礼。我家累世簪缨,传家清良,见你一班狗奴作乱,不得食汝之肉,断汝之骨,寝汝之皮,方泄我恨。你这反贼不要想错了念头。“ 庆绪见她光景,知道一时难得她顺从。欲要发怒,他又恐激她寻死,心里又舍不得,出来在中厅坐定。明霞在房里只是大哭大骂。庆绪只做不听见,坐定了一会,吩咐唤李猪儿来讲话,军事应着去了。一面叫军士将葛衙里一应对象细软尽行搬抢,把许多侍女一齐缚了,命军士先送入宫。又将他老幼家人一十八名,也都下了监。军士一一遵命而行。不多时,李猪儿唤到,向庆绪叩了头,问道:“千岁爷呼唤,有何令旨?”庆绪道:“葛太古的女儿葛明霞,美艳异常,我欲她入宫匹配。 耐这妮子与那老儿一般的性,开口便骂,没有半毫顺从的意思。 我想若是生巴巴的抢进宫去,倘然啼哭起来,惊动娘娘知道,到要吃醋拈酸,淘他恶气。我故此唤你来,将葛明霞与侍女红于托付于你领回家去,慢慢的劝谕她。若得她回心转意,肯顺从我,那时将那娇娇滴滴的身体搂抱怀中,取乐一回,我就死也甘心了。你这李猪儿不消说,自然扶持你个大富贵。“李猪儿道:”千岁爷吩咐,敢不尽心。若得她心肯,就是运通时。 庆绪道:“好!须要小心着意。”说罢,将明霞、红于交与猪儿,自己上马回宫去了。 看官,你道那李猪儿是谁?原来是个太监,当日明皇赐与禄山的。庆绪要将明霞、红于二人托他劝谕,思量别的东西好胡乱寄在别人处,这标致女子,岂是轻易寄托得,所以,想着这个太监,是万无一失的。庆绪故此叫来,将明霞、红于交与他。李猪儿领命,就叫军士唤两乘轿子,将她主婢二人抬进李太监衙内来。原来,这李猪儿生性邋遢懒惰,不肯整理衙署。 衙里小小三间厅堂,后一边是厨房,一边是空闲的耳房,后面二问就是李猪儿睡卧的所在。明霞、红于被猪儿藏在耳房中。 两人相对哭泣。坐了半日,看看夜了,也没人点灯进来,也没人送饭进来。明霞哭告红于道:“安庆绪那贼虽去,日后必来相逼,况我爹爹平生忠直,必死贼人之手。今后料不能够父女团圆了,不如寻个短见。”红于道:“姐姐不可如此,老爷被贼监固,自然有日出来。小姐岂可先一死,况且钟郎花下之盟,难道付之东流?”明霞道:“若说钟郎,一发教人寸肠欲断。 我想他现贬万里之外,云山阻隔,未知他生死如何。想起三生夙愿,一生良缘,天南地北,雁绝鸿希我如今以一死谢钟郎,倘钟郎不负奴家,将杯酒浇奴坟上,等他对着白杨之冢,哭我一场,我死亦瞑目矣。“ 红于道:“小姐与钟郎死,死亦何益,况且老爷又无子嗣,只有小姐一点骨血,小姐还是少缓须臾,慢死以图完计。”明霞道:“我自幼丧了母亲,蒙爹爹鞠养,岂不欲苟延残喘,以侍严亲。只是安庆绪早晚必来凌逼,倘被贼人玷污,那时死亦晚矣。我胸前紫香囊内,一个回心方胜儿,就是与钟郎唱和的两幅绫帕,我死之后,你可将它藏好。倘遇钟郎,你须付与他,教他见帕如见奴家。我那红于呀!我和你半世相随,知心贴意,指望同享欢娱。不想今日此地抛离,好苦杀人也。”红于道:“小姐说得哪里话,若得老爷尽忠,小姐全节,独不带我红于死义乎!况红于与小姐半步儿不肯相离,小姐既然立志自尽,红于自然跟随小姐前去。在黄泉路上也好伏侍小姐。”明霞大哭道:“红于呀!我和你不想这般结果,好苦呀。”两人泪眼对着泪眼,只一看,不觉心如刀刺,肝肠欲断,连哭也哭不出了,只是手扶着手,跌倒在地。 只见门外火光一耀,一声响处,那门锁也开了,一个老妪推开门来,后边跟着个垂髻女子,手持一灯,向桌上放着。那老抠与女子连忙扶起明霞、红于,老妪就道:“小姐不须短见,好歹有话与老身从长计议。”明霞看见两个女人,方始放心。 红于偷眼看那老妪,生得骨瘦神清,不象个歹人。又仔细把那女子一看,却好一种姿色。但见:态若行去,轻似于飞之燕。姿同王嫱,娇如解语之花。眉非怨而常颦,腰非瘦而本细。未放寒梅,不漏枝头春色;含香豆蔻,半舒叶底奇芳。只道是葛明霞贞魂离体去游荡,还疑是观世音圣驾临凡救苦辛。 那女子同着老妪向前与明霞施礼坐定。明霞道:“妈妈此来为何,莫非为反贼来下说词么?”老妪道:“老身奉李公公之命而来,初意本要下说词。方才在门外听见小姐与这位姐姐如此节烈,如此悲痛,不觉令人动了一片婆心。小姐不须悲泣,待我救你脱离虎口何如?”明霞道:“若得如此,便是再生大恩人矣,请问妈妈尊姓?”老妪道:“老身何氏,嫁与卫家。 夫君原是秀才,不幸早年谢世,只生此间这个小女,名唤碧秋。 老身没甚营生,开个鞋铺儿,母女相依活命。只因家住李公公衙门隔壁,故此李监与我相熟。方才将你二人关在家中,他因今夜轮值巡城,不得工夫,在家又不便托男子来看守,所以央求老身。一来看管你,二来劝谕你。他将衙门上的匙钥都付与我,又恐有军兵来-嗦,付我令牌一面。我因家里没人,女儿年幼不便独自在家,故此一同过来。我想那安庆绪这厮他父亲在此,还要滢污人家妇女,如今一发肆无忌惮了。我那女儿年方十六,姿容颇艳,住在此间,墙卑室浅,诚恐他耳目,也甚忧愁,连日要出城他往,奈城门紧急,没个机会。今日天幸李猪儿付与我令牌,我和你如此如此赚出城门,就好脱身了。“ 明霞道:“若是逃走,往何方投奔去好?”卫妪道:“附近城池都是安禄山心腹人镇守,料必从贼,只有睢阳可以去得。” 明霞道:“如此竟投睢阳去便了。”卫碧秋道:“且住,我们虽有令牌,只是一行女子,没一个男人领着,岂不被人疑惑。 倘然盘诘起来,如何了得。“明霞道:”正是,这便如何是好?“ 卫碧秋指着几上道:“这不是李猪儿余下的冠带么,我如今可将此衣帽穿戴起来。到城门如此如此,自然不敢阻挡了。” 卫妪道:“我儿之言甚为有理。”三人以为得计,明霞也就停哀作喜。 独有红于在旁,血泪交流,默默肠断。明霞问她道:“红于我和你自分必死,不期遇着卫妈这等义人,方幸有救,你为何倒如此悲惨?”红于道:“小姐在上,红于有一言相告。安贼属意的不过是一小姐,如今小姐逃遁,明日李猪儿、安庆绪知道,必差军士追赶。我们弓鞋足小,哪经得铁骑长驱。红于仔细想起来,小姐虽是暂逃,只怕明日此时依旧被贼人拿获了。” 明霞道:“如此怎生是好?”红于道:“红于倒有一计在此。” 明霞道:“你有何计?”红于道:“如今只求小姐将衣脱下,与红于穿了,待我触死阶前,你们自去逃走。那反贼见了,只道小姐已死,除却候想,不来追缉了。”明霞道:“红于说哪里话,我和你分虽主婢,情同姐妹。方才我欲寻死,你便义不独生。如今我欲偷生,岂可令你就死,这是万万使不得。”红于道:“蒙小姐养育,如骨肉相待,恨无以报。今日代小姐而死,得其所矣。若小姐不允红于所请,明日彼此擒拿,少不得也是一死。望小姐早割恩情,待红于引决。”说罢,便去脱明霞衣服。明霞抵死不肯。卫妪与碧秋道:“难得红于这片好心,小姐何不依了他罢。”明霞不肯,只是哭。 卫妪、碧秋向前,脱下她衣服来红于穿了。碧秋道:“红于姐穿著小姐这衣服,同小姐一般,定能逃安贼之眼矣。”红于哭道:“与小姐说话只在此顷刻,此后无相再见之期了。小姐请坐,待红于拜别。”明霞哭道:“你是我的大恩人,还是你请坐了,待我拜你。”二人哭做一团,相对而拜。卫妪与碧秋道:“如此义人,我母子也要一拜。”红于道:“我红于当拜,你母女二人万望好生看待我的小姐。贱人在九泉之下,也得放心。”说罢,卫妪、碧秋也掉下许多泪来。三人哭拜已毕,红于起来,便向阶下走去,转头看了明霞一眼,血泪纷纷乱滚。 明霞大恸,心中不忍,方欲向前去扯,那红干早向庭中一块石上,将头狠撞一下,鲜血迸流而死。明霞看了,叫道:“可怜我那红于!”一声哽咽,哭倒在地,连那卫妪、碧秋,心中也惨痛不过,忙去挽扶明霞。叫了好一会,方才苏醒起来。卫妪道:“小姐且停哭泣,樵楼已交三鼓了,事不宜迟,可速速打点前去。” 碧秋就将李猪儿的太监帽戴了,又穿起一件紫团龙的袍儿。 卫妪道:“我儿倒严然像个内官模样,只是袍儿太长了些。” 碧秋道:“到长些好,省得脚小不便穿鞋。”卫妪便将令牌与碧秋藏在袖里道:“你两个稍坐,待我下面去看一看光景,然后出去。”说罢,走出去了一会。进来道:“好得紧,李猪儿说,只有一个小监在家。今晚两个都差去了巡城。只有一人把守,一人在厨房后睡熟了。我们快快走罢。”碧秋扶明霞出了房门,向外而走。卫妪在前,明霞战战兢兢的跟着,碧秋扮内监随在后边。走到衙门首,卫妪悄地将锁来开了。只见把门的小监,睡在旁边,壁上一盏半明不暗的灯儿。碧秋忙把灯儿吹灭了。卫妪呀的开了大门,小监在睡梦里惊醒道:“什么?什么人开门!”卫妪道:“是我,卫妈妈。因身上寒冷,回去拿床被就来的。里头关着葛明霞在那边,你须小心,宁可将门关好了,待我来叫你再开。”太监道:“妈妈真是好言,我晓得了。”这边卫妪说话,那边碧秋扯着明霞,在暗地里先闪出门去了。卫妪也走出来,小监果然起来,将门关上。卫妪忙到隔壁,开了自己的房门,叫明霞、碧秋进来坐了,自己去打起火来向明霞道:“你须吃些夜饭好走路,只是烧不及了,有冷饭在此,吃了些罢。”明霞道:我哭了半日,胸前塞满,那里吃得下。“ 碧秋道:“正是,我的胸前也塞隔了,不须吃罢。”卫妪道:“有冷茶在此,大家吃了一杯罢。”明霞道:“口中干渴,冷茶到要吃几杯。”三人各吃了两杯,卫妪又领明霞到房中去小解了。 母子二人也各自方便,就慌忙收拾细软银钱,打个包裹儿。卫妪拿着,也不锁门,三人竟向南门而走。 到得城门,已是四鼓了。碧秋高声叫道:“守门的何在?” 叫得一声,那边早有两个军士,一个拿梆子,一个拿锣,飞奔前来问道:“什么人在此?”碧秋道:“我且问你,今夜李公公巡城,可曾巡过么?门军道:”方才过去的。“碧秋道:”咱就是李公公着来的,有令牌在此。去传你守门官来讲话。“门军忙去请出守门千户,与碧秋相见。碧秋道:”咱公公有两位亲戚,着咱家送出城门外,有令牌在此,快些开门。“守门官道:”既是李公公亲戚,为何日里不走,夜里才来叫门?“碧秋道:”你不晓得,昨闻千岁爷有旨:自明日起,一应男妇不许出城了。因此,咱公公知道这消息,连夜着咱送去。“守门官道:”既是如此,李公公方才在此巡城,为何不见吩咐?“ 碧秋道:“你这官儿好呆,巡城乃是公事,况有许多军士随着,怎好把这话吩咐与你。也罢,休得狐疑,料想咱公公去还不远,待我赶上去禀李公公说:”守门官见了令牌也不肯开门,叫他亲自回来,与你说说罢了。“守门官慌忙道:”公公不须性急,小将职司其事,不得不细细盘诘,既说得明白,就开门便了。“ 碧秋道:“既如此,快些开门,咱便将此令牌交付与你,明日到咱公公处投缴便了。”守门官接了令牌,忙叫军士开门,放碧秋与卫妪、明霞三人出城去了。门军依旧锁好城门。 到了次日,守军官拿了令牌到李猪儿投缴。走到衙门前,只见许多军民拥挤在街坊之上,大惊小怪。守门官不知为甚,闪在人丛里探听,只见说昨夜李公公衙内撞死了葛明霞小姐,逃走了侍婢红于,有隔壁卫妪与碧秋同走的,还有令牌一面,在卫妪身上藏着哩。守门官听了,吓得目瞪口呆,心里想着夜间之事跷溪,慌忙奔回,吩咐军士切不要泄漏昨夜开门的事。 就将令牌劈碎放在火里烧了。这里李猪儿忙去禀知安庆绪,亲自来验。看见死尸面上鲜血满了,只有身上一件鹅黄洒线衫儿,是昨夜小姐穿在身上的。所以,庆绪辨不出真假,只道死的是真明霞,便把李猪儿大骂道:“我将葛明霞交付与你,你如何不用心伏侍,容他死了?狗奴才,这等可恶!”猎儿只是叩头求饶。庆绪道:“且着你把她盛殓了,你的死在后边。”说罢,气愤愤的上马,众兵簇拥回去了。 猪儿着人买一口棺木盛殓,抬到东城葬了,给她立了一个小小石碑,立在坟前上,刻着“葛明霞小姐之墓”七字为记。 猪儿安排完了,暗想:“安庆绪那厮恨我不过,我若久在此间,必然被他杀害,不如离了这里罢。”计较定当,取些金珠放在身上,匹马出城,赶到安禄山营中随征去了不题。 却说卫抠与明霞、碧秋三人赚出城来,慌慌忙忙望南而走,到一个静僻林子里,碧秋将衣帽脱下来,撇在林中,三人又行了几里,寻个饭店暂歇,买了面来做了些饼子,放在身边。一路里行到哪地方,都被军马践踏,城池俱已降贼。三人怕有盘诘,只得打从别路,担饥受渴,昼休夜行。但见:人民逃窜,男妇慌张。人民逃窜,乱纷纷觅弟寻见;男妇慌张,哭啼啼抱儿挈女。村中并无鸡犬之声,路上惟有马蹄之迹。夜月凄清,几点青磷照野。夕阳惨淡,堆白骨填途。砂石飞卷边城,隐隐起狼烟。臭气熏蒸河畔,累累积马粪。正是宁为太平犬,果然莫作乱离人。 三人在路行了许多日子,看看来到睢阳界,只当道有一座石碑坊上有“啸虎道”三字。卫妪道:“好了!我闻得人说到了啸虎道,睢阳就不远了。”说话之间,走上大路来,见两旁尽是长林丰草。远远有鼓角之声,旌旗之影。 三人正在疑思,忽见前边三四匹流星马飞跑而来,三人忙向草中潜躲,偷眼看见流星马上,坐着彪形大汉,腰插令旗,手持弓箭,一骑一骑的路过去了。到第四匹马跑到草中,忽然惊起一只野鸡,向马前冲过,把那马吓得立跳,撞下路旁来。 马上的人早已看见了明霞等三人,便跳下马来,向前擒捉。不知如何脱身,且听下回分解。

诗曰: 塞下霜归满地黄,相思尽处已无肠。 好知一夜秦关梦,软语商量到故乡。 话说安庆绪同杨朝宗领了安禄山旨意,来到潼关外巡视,却被郭子仪差先锋仆固怀恩领骁卒五千,夜袭潼关,绝了安庆绪的归路。庆绪、朝宗不敢交战,只得引兵望东而来。却往各乡镇打粮蚤扰,搅得各处人民逃散,村落荒残,是日,见一队男女奔走,纵兵赶来,将明霞、妙香等一行冲散。妙香与碧秋自回静室,明霞与卫妪随着众人望山谷中而逃。安庆绪大叫:“前面有好些妇女,你们快上前擒虏。” 众军兵喊一声,正欲向前追赶,忽见孙孝哲一骑马飞也似跑将来,叫道:“千岁爷爷停马,小将有机密事来报知。”安庆绪忙回马来,孝哲在马上欠身道:“甲胄在身,且有事情急迫,恕小将不下马行礼了。”安庆绪道:“你为什么事这般慌张?”孙孝哲喝退军士,低低道:“主上自从斩了雷海青之后,终日心神慌惚,常常见海青站在面前,要取眼睛,竟昏了。不想李猪儿在东京回来,备说郭子仪并无西攻之意,劝主上放心,且图欢乐。主人听了那厮的话,日夜酣饮,欲心无度。前夜三更时分,李猪儿在宫中乘主睡熟,将刀戳破肚腹,肝肠挖了出第一美女传。来,被他割了首级,赚开城门,投往郭子仪军中去了。” 庆绪听罢,大惊道:“有这等事,我们快快回去,保守长安。”孙孝哲道:“长安回去不得了。”庆绪道:“为何呢?” 孝哲道:“李猪儿那厮杀了主上,倒蘸血大书壁上,写着安庆绪遣李猪儿杀安禄山于此处”十四个大字。史思明只道真是千岁爷差来的,竟要点兵来与千岁爷厮杀。亏得尹子奇知是诡计,与他再三辨白,也还未信。如今尹子奇统领大兵离了长安,来保护千岁,差小将先来报知。“庆绪道:”既如此,等尹子奇来了,再做理会。“不一时,尹子奇的兵马赶到,只见尹子奇当先叫道:”千岁爷爷还不快走,唐兵随后杀来了。“庆绪大惊道:”如今投何处去好?“子奇道:”史思明那厮假公济私,颇有二心,长安是去不得了。闻得范阳尚未被李光弼攻破,彼处粮草尚多,可回范阳去罢。“庆绪道:”有理。“便同尹子奇、孙孝哲、杨朝宗领兵往北而走。 不上五十里,望见尘头起处,唐朝郭子仪大兵漫山遍野,杀到军中。太白旗上,挂着安禄山的首级,那军兵一个个利刃大刀,长枪劲弯,勇不可挡。 这些贼兵听见郭子仪三字,头脑已先疼痛,哪个还敢交锋,一心只顾逃走,唐兵掩杀前去,安庆绪大败,连夜奔回范阳去了。 郭子仪收兵,转来进取西京,直抵长安。 城内史思明闻报,暗自想道:“那郭子仪是惹他不得的,当我众彼寡,倘然杀他不过,我如今孤军在此,怎生抵敌,不如原去修好安庆绪,与他合兵,同回范阳,再图后举。”计较已定,便在宫中搜刮了许多金珠宝贝,玩好珍奇,并歌儿舞女,装起车辆,吩咐军士一齐出了玄武门,往北而去。郭子仪不去追赶思明,乘势夺门而入,下令秋毫无犯,出榜安民,百姓安堵如故。子仪便扎营房,教军士将府库仓廪尽皆封锁。又教放狱中淹禁囚徒。李猪儿道:“有范阳佥判葛太古,原任御史大第一美女传。夫,因安禄山造反,他骂贼不屈,被他们监禁。后来安庆绪又将他带到长安,现在刑部狱中,节度公速放他出来相见。”郭子仪道:“不是公公说起,几乎忘了这个忠臣。”一面着将官去请,一面教李猪儿到宫中点视,猪儿领命去了。 将官到狱里去请葛太古来到营中,子仪接着叙礼坐定。太古道:“学生被陷囹圄,自分必死贼人之手,不期复见天日,皆节度公再造之恩也。”子仪道:“老先生砥柱中流,实为难得。目今大驾西狩都中,并没一个唐家旧臣,学生又是武夫,不谙政务,凡事全仗老先生调护,老先生可权署原任御史职衔,不日学生题请实授便了。”说罢,吩咐军士取冠带过来,与葛太古换了。太古道:“节度公恢复神京,速当举行大义,以慰臣民之望。”子仪道:“不知当举行何事。”太古道:“今圣上在灵武,上皇在成都,须急草奏布差人报捷,所宜行者一也。 圣驾蒙尘,朝廷无主,当设上皇、圣上龙位在于干元殿中,率领诸将朝贺,所宜行者二也。唐家九庙丘墟,先帝久已不安,我等当诣大庙祭谒,所宜行者三也。 移檄附贼各郡,今归正朔,所宜行者四也。赈济难民,犒赏士卒,所宜行者五也。 遣使迎请二圣还都,所宜行者六也。凡此六事,愿明公急急举行之。 子仪道:“承领大教。”连忙教幕宾写起报捷奏章,差将官,连夜往成都、武灵二处去报了。 是晚,留太古在营中安歇,明早领了诸将,同入干元殿,摆列龙亭香案朝贺。 出朝,就到大庙中来,子仪、太古等进去。 只见庙中通供着安禄山的祖宗,僭称伪号的牌位。子仪大怒,亲自拔剑,将牌位劈得粉碎,令人拿去,放在粪坑内。重新立起大唐太祖、太宗神主,庭外竖起长竿,将安禄山头颅高高挑起,安排祭礼。子仪主爵,太古陪祭,诸将随后行礼,万民观看,无不踊跃。祭毕出庙,太古向子仪道:“学生久不归私家,第一美女传。 今日暂别节度公,回去拜慰了祖先,再到营中听教。“子仪应允,太古乘马径回锦里坊旧居来,那十八个家人,也俱放出狱了,俱来随着太古行到自己门着,见门也不封锁,门墙东倒西歪,不成模样。太古进去,先到家庙中拜了,然后到堂中坐定,叫家人去寻看家的毛老儿。家人四散,寻了半日方来。毛老儿叩头禀道:” 小的在此看家,不期被贼兵占住,把小的赶在外面居住,因此,不知老爷回来。 “太古听了,长叹一声,拂衣进内,先至园中一见,但见:花瘦草回,蛛多蝶少。 寂寞蕉绿,并无鹤迹印苍苔;零落梧黄,惟有□延盈粉壁。止余松桧色蓊葱,半窗掩映;不见芝兰香馥郁,三径荒芜。亭榭欹倾,尘满曩时笔砚;楼堂冷落,香消昔日琴书。 太古见了这光景,心里凄然,忽想起这明霞女儿不见在眼前,不觉纷纷泪出。 思量她在范阳署中,搭家人下监时节说,安庆绪打入衙内,已见我女儿,我想那贼心怀不良,此女素知礼仪,必不肯从贼,一向杳无信息,不知生死如何,心里想着,恰好走到明霞卧房门首,依稀还道是她坐在房中。推开门时,却又不见,便坐在一把灰尘椅子上,放声大哭。哭了一会,有家人进来报到:“太监李猪儿来拜。” 太古心绪不佳,欲待不见,又想他向在范阳,必知彼处事情,问问我女儿消息也好,遂起身出外,接着李猪儿施礼,分宾主坐下。猪儿道:“老先生为何面上有些泪痕?” 太古道:“老夫有一小女,尚在范阳,不知她下落。今日回来,到她卧房中,见室迩人遐,因此伤感。” 猪儿道:“老先生还不晓得么!令媛已尽节而亡。”太古忙问道:“公公哪里知道?”猪儿道:“安庆绪那厮,见了令媛,要抢入宫中,令媛守正不从,那厮将令媛交与咱家领回,教咱第一美女传。劝她顺从。那晚适值咱家巡城出外去了,令媛就在咱衙内触阶而死,咱已将她盛殓,葬在城南空地了。”太古听罢,哭倒在椅子上,死去活来。李猪儿劝慰了一番,作别而去。太古在家哭了一夜。 明日绝早,郭子仪请入宫中议事,子仪道:“迎接圣驾,最是要紧,此行非大臣不可。我今拨军三百名,随李太监到灵武,去迎圣上。再拨军三百名,随葛老先生往成都,迎上皇,即日起身,不可迟延。”就治酒与太古、猪儿饯行。又各送盘缠银二百两。太古、猪儿辞别了子仪,各去整顿行装。领了军士同出都门,李猪儿往灵武去了。 葛太古取路投西川行去,经过了些崎岖栈道,平旷郊原,早到扶风都界上。远远望见旌旗干戈,一簇人马前来。葛太古忙着人打听,回报说是行宫统制钟景期领三千铁骑,替上皇打头站的。太古忙叫军士屯在路旁,差人去通报。 看官你道钟景期如何这般显耀,原来景期在石泉堡上做司户,与雷天然住在衙门里,甚是清闲。那雷天然虽是妇人,最喜欢谈兵说剑,平日与景期谈论韬略,十分相得。恰值安禄山之乱,上皇避难来蜀,车驾由石泉堡经过,景期出去迎驾。上皇见了景期,追悔当日不早信忠言,以致今日之祸。因此,特拔为翰林学士,彼时羽林军怨望朝廷,多有不遵纪律的。景期上了政兵要略一疏,上皇大喜,就命兼领行营统制,护驾而行。 景期遂带了雷天然,随驾至成都。闲时会着高力士,说起当初劾奏权奸时节,都亏虢国夫人在内周旋,得以保全性命。如今不曾随驾到来,不知安否如何?景期听了,甚感激她的恩,又思她的情。又想起葛明霞一段姻缘,便长吁短叹,有时泣下。 雷天然见了宽慰他不在话下。后来郭子仪收复两京的捷音,飞报到成都,上皇闻知,就命驾回都,命景期为前部先行,景期第一美女传。备了一辆毡车,与雷天然乘坐,领着冯元、勇儿,领兵起身。 一路里想着明霞,见那些鸟啼花落,水绿山青,无非助他伤感。 是日,正行到扶风驿前,见路旁跪着军士,高声禀道:“御史大夫葛太古,特来迎接太上皇圣驾,有名帖拜上老爷。” 冯元下马接了帖儿,禀知钟景期,景期大喜,暗道:“不期迎驾官是葛太古,今日在此相遇,不惟可知明霞的音耗,亦且婚姻之事可成矣。”便札住人马,就进扶风驿里暂住,教请葛太古相见。太古进驿来,与景期施礼坐下。景期道:“老先生山斗望隆,学生望风怀想久矣。今日得瞻雅范,足慰鄙衷。”太古道:“老夫德薄缘悭,流离琐尾,上不能匡国,下不能保家,有何足齿。”景期听了“下不能保家”这句话,心上疑惑,便道:“不敢动问,闻得老年生有一位令媛,不知向来无恙否?” 太古怜然道:“若提起小女,令人寸肠欲断。”景期道:“却是为何?”太古道:“老夫只生此女,最所爱惜。不期旧年物故。” 景期惊道:“令爱得何病而亡?”太古哭道:“并非得病,乃是死于非命的。” 景期忙问道:“为着何事?乞道其详。”太古便就将自己骂贼被监的话儿说了,又将李猪儿传言明霞撞死缘由,自始至终说了一遍。 景期听了,一则是忍不住心酸,二则也忘怀了竟掉下泪来。 太古道:“学士公素昧平生,为何坠泪?”景期道:“不瞒老先生说,学生未侥幸时,便作一痴想,要娶佳人为配,遍访并无,向闻令爱小姐,才貌两全,不觉私心窃慕,自愧鲰生寒陋,不敢仰攀。到后来,幸博一第,即欲遣媒来奉求,怨恨愁情,与日俱积,今获圣驾回朝,便思前愿可酬。适闻老先生到来,以为有缘,千里相逢,姻事一言可定,哪知令爱已香返云归,月埋姻冷,想我这等薄福,书生命中不该有佳人为偶。”说完了这番心事,索性哭了一场。太古哭道:“学士公才情俊逸,第一美女传。若得坦腹东床,老夫晚景甚娱,不想小女遭此不幸,不是你没福娶我女儿,还是我没福招你这样快婿。”二人正说得苦楚,阶下将士禀道:“上皇銮驾已到百里外了。”太古忙起身别了景期,上前迎接去了。景期也出驿门,领兵前进,在马上不胜悲伤。行了二十多日,早到西京,那灵武圣驾已先回朝了,景期入城寻个住所,将雷天然安顿停当。寓中自有冯元、勇儿伏侍。 次早,景期入朝,恭贺天子,一时文武有李泌、杜鸿渐、房、裴冕、李勉、郭子仪,仆固怀恩李猪儿等侍立丹墀,景期随班行礼。朝罢出来,即去拜望李泌郭子仪等人,又差人寻访虢国夫人下落,思量再图一见。谁想各处访问,并无踪迹。景期惟有欷-叹息。 隔了几日,上皇已到,天子率领文武臣僚,出廓迎接。彼时赴驾的是陈元礼、李白、杜甫、葛太古高力士等,随着上皇入城。上皇吩咐车驾韦与在殿住下,天子随率众臣朝拜设宴在宫中庆贺。次日早朝,召群臣俱到殿前,降下圣旨,封李泌为邺王,拜右丞相;郭子仪为汾阳王,拜左丞相。杜鸿渐为司徒,房为司空,裴冕为中书,令李白为翰林学士,钟景期为兵部尚书,杜甫为工部侍郎,葛太古为御史中丞,李勉为监察御史,陈元礼为大将,仆固怀恩为骠骑大将军,郭为羽林大将军,郭暧为驸马都尉,配升平公主,李光弼加封护国大将军,领山南东道节度使,俱各荣封三代,文官荫一子为五经博士,武官荫一子为金吾指挥。又授高力士为掌印司礼监,李猪儿为尚衣监,其余文武各官各加一级,大赦天下。阶下百官,齐声呼万岁,叩头谢恩。 天子又降旨道:“李林甫欺君误国,纵贼谋反,虽伏冥诛,未彰国法,着仆固怀恩前去掘起李林甫家墓,斩戮其尸,枭首第一美女传。示众。”仆固怀恩领旨去了。班中闪出钟景期,上殿奏道:“陛下英明神武,为天地祖宗之灵,得以扫荡群贼,克复神器,彼权奸罪恶滔天,死后固当枭首,而目今靖难诸臣,亦当追赠谥号,以广圣恩。”天子闻言道:“卿言甚合朕意,可将死难诸臣开列姓名陈奏,朕当酌议褒封。”景期谢恩领旨退班。天子退朝,各官俱散,只有钟景期与李泌、郭子仪、葛太古在议政堂,将前后死节忠臣,一一开明事实,以陈御览。早见高力士捧出圣旨一道,追封张巡为东平王,许远为淮南王,南霁云为彰义侯,雷万春为威烈侯。 敕建张、许双忠庙,春秋享祭,以南、雷二将配享。追赠张巡妾、吴氏为靖节夫人。 许远仪童为附骑都尉。又有原任常山太守颜杲卿,赠太子太保,原任梨园典乐郎雷海清赠大常卿,葛明霞封纯静夫人,各赠龙凤官诰共赐御祭一坛,委郭子仪主祭。 子仪奉旨,自去安排祭奠。 少顷,又有圣旨,命御史葛太古领东京安抚使,踏勘地方有被贼兵残破去处,奏请蠲租。有失业流民,即招抚复业。即日,辞朝赴任。又命兵部尚书钟景期,领河北经略使,统领大兵十万,进征安庆绪。旨意下了,景期忙回寓所,向天然说道:“圣上命我讨安庆绪,不日起行,不知二夫人意下,还是随往军中,还是待我平贼之后,前来迎接你?”雷天然道:“妾身父叔俱死贼手,恨不得手刃逆奴,以雪不共戴天之仇。奈女流弱质,不能如愿。今幸相公上承天威,挥戈秉钺,妾愿随侍,帷幄参赞军机。”景期道:“如此甚妙。” 正说话间,冯元进来禀道:“御史葛老爷来辞行。”景期忙出接见。太古道:“老夫领奉圣旨,不敢延迟,即日就道,特来告辞。景期道:”东京百姓,久罹水火,专望老先生急解倒悬,正宜速去。学生还要点军马,聚粮草。尚有数日耽阁,不能与老先生同行,殊为怏怏。“太古道:”足下旌旄北上,必第一美女传。过洛阳,愿便道赐顾,少慰鄙怀。“景期道:”若到贵治,自然晋谒。今日敢屈大驾,待学生治酒奉饯。“太古道:王事靡监,盛情心醉矣。就此拜别,再图后会。”二人拜别起身,景期也上马来送,直到十里亭,挥泪分手,景期自回。太古向东京进发,不知此去做什么事来,且听下回分解。第一美女传。

编辑:集团文学 本文来源:第一美女传 第八回 碧秋女雄武同逃[素庵主人]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