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wns888.com > 集团文学 > 正文

wns888.com老邻旧居(梅花君子)

时间:2020-03-14 06:51来源:集团文学
老邻旧居 过年 作者:梅花君子 编辑:文风乐乐 作者∶ 梅花君子 // 编辑:叶的奉献 我买了楼,简单装修之后,打算年前就乔迁。按道理,这是好事,让人高兴的事。最近,我怕提到搬

老邻旧居

过年

作者:梅花君子 编辑:文风乐乐

作者∶ 梅花君子 // 编辑:叶的奉献

我买了楼,简单装修之后,打算年前就乔迁。按道理,这是好事,让人高兴的事。最近,我怕提到搬家这两个字。心里总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不是欣喜若狂,而是那种难舍难别情感紧紧地围绕着我,我感到迷茫感到恐惧,或许这些感觉全有,却不能说清楚到底是哪一种感觉,我试图努力的避开这些纠结的情感,时间长了也许会好了,但是这种说不出的情绪,时浓时淡若有若无,在夜深人静时,如同一片浓雾,弥漫了我的情绪,老邻旧居让我魂牵梦绕,辗转反侧,夜夜失眠,把我折腾的昏昏沉沉,甚至在大天白日的迷迷瞪瞪的想要睡觉。
老邻旧居听说我要搬到城里后,叔叔婶子们见了我总是要多说几句话,好像我一进城就永远不会回来。嘴里唠叨着,这孩子就是有出息,终于不让媳妇蹲灶火坑,让媳妇过上不抱柴火就能做饭,不用猫腰撅腚添煤生炉子满屋子就暖和,你媳妇跟着你算享老福了。邻居们说这些话时,眼神里充满了羡慕,还扑闪着激动的泪花。我最见不得别人掉眼泪,心里面感觉总不是滋味。我就是在他们眼皮底下蹦蹦跳跳长大的孩子,突然离开生我养我的小山村,那心情远远是不能用简单的文字来形容。
这些天来,也许因为乔迁过度兴奋,一夜总会醒两三次,老邻旧居那一张张非常熟悉的面孔,非常清晰的呈现在我眼前,一颦一笑,一怒一喜,都触动我的情思。这些年,我和邻居们,低头不见抬头见,时间长了觉得没啥,有时候心情不好,见面甚至都不打招呼。谁家有了事情,比如盖房子搭屋,打玉米扛麻袋,总会有人帮忙。我是邻居们公认的懒汉子,城乡之间的夹层人,说庄家人吧,不会使毛驴,不会扶犁杖种地;说是城里人吧,在城里没房子没住处,很多跟我闹玩的人,干脆就喊我二混子。每当我家变卖粮食,卸大米白面,这些动力气的活计,上下左右的邻居们,都会主动帮忙,我倒成一个寸草不捏的浪荡公子。我的邻居都说我命好,摊上一个能干的好媳妇,还有一个不用受累就赚钱的好工作。有时候,我也会被邻居们说得脸红心跳,主动从柜子里拿出比较上档次的烟,犒劳给我受累的邻居们。他们却摆摆手,不祸害我的好烟。理由确有一大堆,你家的日子过得紧紧巴巴的,别打肿脸充胖子,好烟留着给上样的客人抽,咱们都是老邻旧居,别闹那个羊上树。
我在十多岁时,家里打一眼压水井。早晨井匠还没到,老邻旧居就站满了院,说说笑笑好不热闹。那时,打井是件不得了事情,全小队的劳动力都来帮忙。我父亲特意打发我到小卖部买一条带嘴的香烟,没想到谁都没动,原因我家困难,打井本身就花钱,有纸卷的旱烟就行,抽带嘴的香烟,那是最大的浪费。打完井后,我父亲掰着手指头算账,总共才花500多元,而凌源一个亲戚打一眼井,光工钱就700多元。我父亲笑得合不拢嘴“多亏老邻旧居的帮忙,要不然非得捅出一个大窟窿,好几年都缓不过劲来。”父亲那满脸的褶皱都是自豪的笑容。
我们这的人,人情味特浓,没有城里人那种势利眼。给我印象最深的就是吃杀猪菜。我小的时候,家家户户日子都过得紧巴。像模像样的人家,一到腊月根都要杀年猪,无论谁家杀年猪,都要把上下院的邻居们叫在一起,烫上烧酒,锅里炖好猪血、干白菜、血脖子杂烩而成的杀猪菜。个个兴高采烈,粗门高嗓,划拳行令好不热闹。婶子大娘们,把酒端上,杀猪菜盛上后,还有一项重要的任务,就是挨家挨户送杀猪菜。她们手里端着热乎乎香喷喷的杀猪菜,隔着院墙就高声大喊,你嫂子赶紧拿空碗出来,给你们送杀猪菜。庄家人实在不闹虚悬套,听到喊声后马上就端空碗出去,隔着低矮的土院墙,就完成一次次友情的传递。在我的印象中,一到腊月几乎每天都有人,隔着墙给我家送杀猪菜。我也经常在妈妈的指使下,端着大碗杀猪菜,隔着墙挨家挨户送杀猪菜。
最有意思的一件事,东院盖房子上笆(就是给房子上盖),我去帮忙。按照当地的风俗,中午必须做荞面饸饹。邻居家嫂子,好说好闹,没事经常拿我开涮。我坐在炕沿边,耳听嫂子小声说“今天中午的烦事要搭梁(不够)。”我便挤眉弄眼,把一碗碗饸饹放在桌子底下。果然,还没吃到一半,饸饹就真的没了,急得嫂子满脸冒汗,忽悠我吃豆包。我却晃晃脑袋,坏笑着说“嫂子,你做得豆包不好吃,我乐意吃你的做得荞面饸饹。”嫂子不是一般战士,从我的坏笑中就知道有事,错开桌子,原来我在桌子底下藏了满满六大碗饸饹。因为这事,我落下一个蔫吧萝卜辣菜心的恶名。我结婚后,嫂子还在我媳妇面前,把这事折腾出来,添油加醋的数落我。
我媳妇第一次来我家,老邻旧居怕我家没准备东西做瘪子。东家拿一捆韭菜,西家给一块冻猪肉,前院给摘一框子黄瓜,后院给拿一桶酱油。我媳妇被邻居们的热情,感动的不知如何是好。尤其是婚后,老邻旧居把她当成了眼珠子,我却成为大家的攻击对象。记得有年冬天,我和媳妇因为小事闹了别扭。我本身没错,干嘛向她认错,于是便把脖子一耿耿,不跟我过拉到。我被婶子大娘们,轮番批斗,你一言我一语把我数落的里外都不是人,实在受不了这些热心邻居们的进攻,不得不向媳妇投降。邻居们总是向我灌输,你媳妇你嫌弃你家穷,实实在在跟你过日子就不容易了,你必须让着她,你再敢跟她耍毛驴子脾气,我们可真敢收拾你。
去年,我媳妇因为车祸住院,过端午节的时候,因为母亲年老行动不便,媳妇还没恢复,也就没包粽子。端午节那天,我们刚刚起来,连炕还没收拾好,前后院的邻居们就送来热乎乎的粽子、鸡蛋。一个个拉着我媳妇的手,千叮咛万嘱咐,只要人在,受点罪遭点折磨,都没事,大难不死必有后福。至今,我提起这事,她总是感慨老邻旧居真好。
今年,母亲突然发病,病重难治回家保守治疗。我满脸是泪,陷入极度的苦痛之中,邻居们恐怕我着急上火,把身体拖垮,总是劝我往宽绰想。在我的记忆里,我家里每发生一次事情,都有邻居陪伴左右,在我深陷绝境的时候,邻居们都会伸出手,使劲拉我一把。我父亲病逝时,我刚刚支事,很多事情都摸不着头绪。春天邻居们帮我种地,夏天帮着蹚地,秋天帮着打场……
马上就要搬家了,我却心生胆怯,怕回老家与老邻旧居见面,见面该说些啥,脑子里一片空白,我媳妇从老家回到楼房,总是跟我叨咕邻居们的事情,谁家杀猪,谁家娶媳妇,谁的爷爷啥时候烧纸节。我突然跟媳妇说“腊月二十左右,咱们回家请大家吃顿饭。”媳妇欣然点头,她接过我的话题“上下院的邻居,让咱们正月初四就回去,他们要轮着番的请咱们吃饭。”听媳妇说到这里,眼窝子突然发热,泪水不知不觉的流出。老邻旧居,以前我恨不得一个高就蹦出这兔子都不拉屎的穷地方,可真要拔下扎在泥土里这条根,离开亲亲热热的老邻旧居时,却让我难舍难分。
★★——★★——★★——★★

screen.width-333)this.width=screen.width-333" border=0>

编辑:集团文学 本文来源:wns888.com老邻旧居(梅花君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