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wns888.com > 集团团建 > 正文

武 汉 怀 古

时间:2019-12-22 14:18来源:集团团建
(缶的原型--青铜冰鉴) 1965年岁末,挖渠工作有条不紊地进行着。然而,当水渠延伸到纪南城西北7公里处时,人们发现这里的土层看上去有些与众不同,这里土质疏松,好像曾经被挖动过

图片 1(缶的原型--青铜冰鉴)

1965年岁末,挖渠工作有条不紊地进行着。然而,当水渠延伸到纪南城西北7公里处时,人们发现这里的土层看上去有些与众不同,这里土质疏松,好像曾经被挖动过。

去年的北京奥运会开幕式上,二千人击缶而歌的壮观场面至今仍历历在目,而这缶的原型就是同在曾侯乙墓中出土的青铜冰鉴。张艺谋不愧为中国最好和最受尊敬的导演,思维极活跃,想像力惊人,居然能把青铜冰鉴改造成令考古学家拍案叫绝的“缶”!青铜冰鉴是由方鉴和方尊缶两部分组成的,置中的方尊缶盛酒,而抱着它的方鉴则腹中放入冰块,一台二千四百年前的顶级“家用电器”—“冰箱”就这么产生了。炎炎夏日里,曾侯跟他的宾朋们喝着冰镇琼浆,听着钟磬清脆悠扬的乐声,看着身裹轻纱的曼妙舞姿,这是一种什么样的神仙日子啊?!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zmuer@sina.com

在没有确切文字记载的情况下,所有这些都只能是猜测了。

看罢这一切,我真的无法相信这能是二千多年前的古人所为。反正,我只能得出一个结论,中国古人肯定不是地球人而是天外来客,也许他们就像我一样,在几千年前同样春雨霏霏的日子,坐着飞机来地球踏春赏青,顺带做几些剑啊矛啊鼎啊钟啊什么的来随便玩玩吧。

1965年12月的一个傍晚,工作人员小心翼翼地将墓主人的内棺打开,人们赫然发现,在内棺尸首骨架的左侧,有一把装在漆木剑鞘内的青铜剑。

无乐不乐,要玩得开心自然不能没有音乐助兴了。曾侯乙墓出土的编钟、编磬、九鼎、八簋等器物,完整再现了二千四百多年前的钟鸣鼎食的热闹宴会场面。编钟是青铜的,包括钮钟、甬钟、尃钟、武士立人、立人底坐、演奏工具等共65件,一起被罩在巨大的玻璃屋里。它们的出土,完全改写了中国和世界音乐史。博物馆里低声播放着钟磬合鸣的《楚声韶乐》美妙的乐声,这乐声,二千四百年的曾侯听过,二千四百年后的今天,我们有幸还能听到,着实不免令让人产生时空错乱的恍惚了。

然而,地处长江下游的越国国君勾践之剑,何以在地处长江中游的楚国墓葬之中出土呢?

二月十九日,农历正月二十五,雨水节气的第二天,厦门的气温已升到二十度了。早上七点二十的飞机,一折九的机票真的好便宜。八点四十分抵达武汉,武汉下着小雨,温度只有四度喔,巨大的温差着实让我有些许不适应。武汉天河机场进城大巴有两条线路,分别开往汉口和武昌傅家坡汽车站。

图片 2

图片 3(十一道圆圈的制作工艺已是千古之谜)

刚从北京大学历史系考古专业毕业分配到湖北省博物馆工作不久的陈振裕后来回忆说:“我将这些文物取出放到发掘工作的临时库房里。当时,我并不知道这些经我亲手取出的文物中,竟然有后来被称为‘天下第一剑’的越王勾践剑。”

久久地端详、再端详这两件馆方特意将之并列在一起的剑和矛,实在不能不为二千多年前的中国古人的智慧所折服啊!勾践剑,历经二千三百年,居然一点儿锈蚀也没有!专家给了我们答案是一深埋,二密藏,三合金,这些青铜兵器中铜锡比例是最合理最科学的,既保证兵器的强度、延伸性,又保证了硬度和韧性,同时还兼顾了防锈,二千三百年前书店里元素周期表还正缺货,他们是何以做到的呢?红褐色的剑身上,交错的暗灰色菱形纹饰,据专家考证是采用了让今人听了仍发晕的高科技----膏剂扩散富锡工艺的表面合金化技术。勾践剑的剑首向外翻卷成圆箍形,内有十一道细若发丝的同心圆圈,在没有砂轮、转轮、车床等电动工具的二千三百年前,他们是怎么做出这些标准圆圈的,至今仍是不解之谜。

1984年12月,为迎接香港回归,越王勾践剑和吴王夫差矛同赴香港展出,此展览命名为《江陵出土越王勾践剑与吴王夫差矛展览》。

当勾践同学一手舞剑,一手持矛志得意满回到越地后,住在江之头的他那些楚国同学诸君们,更加惦记着住在江之尾的他以及他家里这把镶嵌着名贵蓝琉璃和绿松石的宝贝兵器了。他的这些楚国同学们,早已习惯了到邻居家借东西。他们前前后后、远远近近总共去了四十五个邻居的家里,借了东西不还,更气人的是他们还把邻居的房子也给占了。勾践同学家也就是比较远,多走两步罢了。于是,他们在公元前334年,不顾舟车劳顿,万里迢迢来到越国,一把火烧了勾践的宗庙,把勾践剑和夫差矛一并带回家里去了。

千古之谜,至今仍在求解中。

在冷光映衬下,静静躺在玻璃橱中的越王勾践剑幽幽泛着青铜器特有的红褐色光茫。宝剑保存完好,无一锈迹,仍犀利无比的剑锋似乎还在微微颤动着。二千三百多年的厚重时空一划而破,我们得以跟随二千三百多岁的越王勾践,经过二十年卧薪尝胆,挥舞着干将、莫邪夫妇以自己的碧血铸就的这把“越王勾践自作用剑”,斩断吴王夫差矛并带之“破吴归”,吴国从此纳入越国版图。而作为战败者的吴王夫差矛,表面的锈迹,使我们一目了然,夫差之所以输给勾践,无它,“技不如人耳”!

越王勾践剑的受损在国内激起强烈反响。国家文物局的专家对勾践剑受损情况作出的正式结论是“轻微损伤”。尽管如此,此事足以令我们从中吸取教训。

图片 4

至于越王勾践剑为何历经两千多年还不生锈,法国人曾提出一个大胆假说——中国古代青铜器上,存在着神秘的今人尚不知晓的人工外镀技术,比如经过硫化处理,正是这个技术,使得青铜器的器表产生了覆盖层,它异常坚硬而且绝不生锈。

2009/03/08

那么,唐兰是如何得出这个答案的呢?原来,唐兰运用他自创的古文字研究方法,推断出这两个难认的字为“鸠浅”,而“鸠浅”正是“勾践”的通假字。唐先生还认为此墓不可能是越王墓,应是楚墓;这方剑是楚灭越以后所得的越国宝物。1966年1月8日,中国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研究员陈梦家先生在复信中,也明确指出剑铭为“越王勾践自作用剑”,而且认为望山一号墓未必为越王墓,仍当是楚王族、贵族之墓,其年代可能早到战国初期。

图片 5

吴越青铜剑一般认为是先在吴地发展起来的,而吴越两国又地域相连,交往密切,当青铜剑制造技术在吴地得到发展时很快也传入越国,使得青铜剑的铸造技艺成为吴越两国共同的财富。

到武昌后,就在傅家坡汽车站外坐578路公交车往湖北省博物馆,1元。现在全国各省级博物馆基本免费了,是俺们这些好古派的福气啊。经过安检,进了湖北省博物馆,也许是由于雨天兼不是周末,博物馆里观众寥寥,无从蹭导游听讲解,便花20元租个助览器。湖北省博的镇馆之宝便是分别发掘于湖北荆州望山一号墓的越王勾践剑、荆州马山一号墓的吴王夫差矛和随州的曾侯乙墓编钟。

也有人提出了看似更为理性的说法。湖北省博物馆研究员后德俊认为,越王勾践剑出土时并不是绝对没有生锈,只是其锈蚀的程度十分轻微,人们难以看出。而出土几十年来,该剑的表面已经不如出土时明亮,说明在目前这样好的保管条件下,锈蚀的进程也是难以绝对阻止的。

立春已过,就又该驴行了。在制订目的地时,俺的脑袋几乎完全被春节期间央视十套《探索发现》栏目里十集的《问道武当》所左右着,不用再考虑别的地儿,去武当山!如果说还有别的企求,那就是拜托老天爷一定要下雪!

吴越宝剑是在中原青铜文化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并相互影响,逐步形成了自身的显着特点,其剑体的菱形暗格纹、剑首的同心圆和复合剑体更是被称为“三绝”。由于当时缺乏史料记载,这三种工艺在秦汉就失传了,直到近年来通过一些专家研究和试验,谜团才被逐渐解开。

图片 6(工艺极复杂的青铜盘)

上世纪60年代前期,湖北省江陵地区连续两年遭遇了干旱。政府决定从荆门漳河修一条水渠,引水灌溉那一带的部分农田。

越王勾践青铜剑,寒光逼人,坚韧而锋利,充分反映了我国古代铸剑工匠的高超技艺。它为何如此锋利?又为何能千年不锈?这一直是人们十分感兴趣的问题。

两种可能性都有,专家们也是各执一词。

当时在考古发掘工地指导工作的着名历史学家、湖北省文物管理委员会副主任委员方壮猷教授,与在工地的考古工作者一起,对这件青铜剑的八字铭文进行了认真的分析研究。

之所以越王勾践剑出土时锈蚀的程度十分轻微,后德俊认为主要是由墓地的保管条件决定的。作为青铜剑的主要成分铜,是一种不活泼的金属,在日常条件下一般不容易发生锈蚀,这是越王勾践剑不锈的原因之一。由于望山一号楚墓密封性非常好,因此青铜器更不容易生锈。

春秋时期的华夏大地,群雄争霸,吴越两国都属于势力比较弱小的国家,只能依靠与强国的结盟来巩固和发展自己的势力。

《考工记》上说:“吴越之剑,迁乎其地而弗能为良,地气然也。”吴越地区自古水网纵横,开阔的平原较少,盛行于中原地区的战车作战方式在这里很少有用武之地,所以步兵才是吴越军队的主力,步兵所需要的是适合于近身作战的既轻便且锋利的武器,而剑恰好具备了这些特点。而吴地又富藏铜、锡,这又为铸造宝剑提供了资源上的保障。

1973年6月,为纪念中日邦交正常化一周年,经过周恩来总理特批,越王勾践剑首次走出国门,在日本东京国立博物馆举办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出土文物展览中隆重亮相,日本友人观者如潮,争睹中华瑰宝的风采。时任日本首相田中角荣也为有幸一睹这把名剑的风采,而在祝辞中“对中国政府这种特殊的照顾与好意”表示衷心的敬意。

越王勾践剑第三次出展是1993年在新加坡举办的“战国楚文物展”。但是,就在这次出展过程中,这把千古名剑却不幸遭到了人为损坏。

考古工作者同样在矛身上发现基部有两行八字错金铭文。这次解读毫不费劲,“吴王夫差,自乍。”专家考证,此矛为吴王夫差所有。

这把剑的制作十分精美:剑长55.7厘米,柄长8.4厘米,剑宽4.6厘米,剑首外翻卷作圆箍形,内铸有极其精细的11道同心圆圈,圆箍最细的地方犹如一根头发丝;剑格下面镶有蓝色玻璃,后面镶有绿松石,即便在黑暗中也散发出幽幽蓝光;剑身还纵横交错着神秘美丽的黑色菱形花纹。靠近剑格的剑身处有两行鸟篆铭文,共八个字,非常完好。

郭沫若很快就寄来了回信,在信中,他肯定了方壮猷的研究意见,认为那不能确定的两个字就是“邵滑”。

对方壮猷先生有关“邵滑”二字的意见,当时在考古发掘工地上的其他文物工作者也有不同看法。而这一问题又至关重要,直接关系此墓墓主与年代的研究。于是,在方先生的领导下,工作人员立即将这件青铜剑的八字铭文进行临摹、拓片、拍照,随后,方先生于12月底,将这些资料及自己的看法,分别写信给郭沫若、夏鼎、唐兰、陈梦家、于省吾、容庚、商承祚等十几位我国着名的考古学家、历史学家和古文字学家,征求意见,请他们帮忙作进一步的鉴定。

其实,考古学家们早已发现,吴越之剑的出土地很少是在古代吴国和越国的领地范围内,反倒是多见于河南、湖北、安徽、山西等地。湖北和安徽曾经一度是楚国的地盘,而山西则是晋国的天下。

编辑:集团团建 本文来源:武 汉 怀 古

关键词: